第九十四章 证明-都市之最强狂兵-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九十四章 证明

    陆绯茜的脸色有些难堪,毕竟她现在本来就没有证据,来确实证明楚晖跟薛娜简历上的经历是虚假信息,但不管怎么看这两份简历,都是被人在撰写的,完全都没有一点真实的成分。

    而最让陆绯茜生气的是,校方的默许和不作为,为了投资商的投资,而让一些来历不明的老师担任教学,如果教学方面出了事情,对学生造成的不良影响,是几十万、几百万的投资可以解决的吗?

    就是因为你们在学校对学生的各种违规行为默许,所以学生才……

    陆绯茜咬牙切齿,心中充满不甘。

    见陆绯茜保持沉默,教导主任说话了,他拍了拍桌子:“陆老师,以后说话前,麻烦你注意一下你的言辞,在冷静思考过后,再做出判断,不然哪天你因为这种性格惹上麻烦了,不仅是你,连我们都得遭殃!”

    “抱歉。”陆绯茜抿了抿嘴,最终还是选择低下了头。

    “其实陆老师作为这场面试的考核官之一,她对我们的简历有所质疑,质疑我和薛娜两人的教学能力,从从逻辑上来说,并没有什么问题。”楚晖说道,不管怎么样自己跟薛娜的的确确是伪造了简历,既然对方的核心目的是担心自己的实力,那自己索性就明明白白的证明给她看,也让这位老师心里能够好受一点。

    “那楚晖老师你的看法是?”校长的目光与楚晖对上,双方都想给对方一个台阶下,留点面子。

    “既然陆老师是在质疑我们的能力,那不如我们现场考核一番?陆老师与我进行体育项目相关的考核,而薛娜老师则跟音乐组的廖文君老师进行相关的考核,这总该没有问题了吧?”楚晖摊了摊手,他对陆绯茜说道:“以后大家在学校,我跟陆老师你又是一个组的,抬头不见低头见,有话有不满的地方,咱就说清楚。”

    虽然是通过走后门进来的,但看他的样子,的确是有几分实力的模样。陆绯茜从远处注视着楚晖,作为体育学院出身的她,一眼就看得出来,楚晖隐藏在衣服下面的肌肉,全部都是在严格的训练下锻炼出来的。

    体育老师尽管出身于师范学院或者体育专业,但并不是人们想象中的,人人都是大块壮肌,瘦的胖的矮的高的都有,如果非要要求体育老师非得有肌肉,那体育老师人人都是肌肉男和肌肉女了。而楚晖的身材,恰恰说明了他的身体能力,足以让他担任体育老师这一职责,至于教学方面……那就是实习期里的事情了。

    楚晖的发言以及自己刚才观察到的情况,让陆绯茜对楚晖的印象稍微改观了一点,不过既然对方主动要求测试,那自己不可能不答应,陆绯茜把笔一放,她说道:“好啊,楚晖老师你不是说你在校期间是马拉松冠军吗?那我们就比长跑,七公里步程,我会在旁边陪着你跑,并且观测你的姿势还有呼吸频率,如果让我发现你是那种业余水准,抱歉,我不相信你这样的水平,能拿到马拉松比赛的冠军。”

    “好,我答应你。”楚晖的嘴角露出微笑,七公里的长跑对自己来说简直就是小菜一碟,当年自己参加训练营的时候,负重几十公斤翻山越岭都不是事儿,何况现在轻装上阵?

    “至于薛娜老师的个人考核,就交由廖文君老师处理吧,毕竟你们音乐组的事情,我们体育组没有任何权利掺和。”陆绯茜把楚晖他们的简历放置一旁,她作为一个老师能做的不多,在这种大前提下,她只能尽自己的一点微薄之力,同时她也祈祷着楚晖和薛娜,并不是自己想象中的恶人老师。

    “既然双方都同意了,那就这么决定吧。完事后,陆老师还有廖老师把考核的成绩交到肖主任那,通过了的话,给楚晖老师还有薛娜老师签订合约。好了,解散吧。”校长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会议室的学校高层们,淅淅索索的从会议室里离开,楚晖在前往操场前,有点担忧的看着薛娜,他小声问道:“薛娜,你真的没有问题吗?论身体素质你我还行,但如果真论起乐理知识,你应对的了吗?”

    薛娜的手轻轻刮了刮楚晖的鼻子,她笑了笑,为楚晖担心自己而感到高兴,“傻瓜,如果我真应对不了,我会让沈韵给我选择音乐老师吗?只有我们两个在不同的教师分组,才可以更好的行动。”

    “嗯,那么我们两个就互相加油喽。”楚晖耸了耸肩。

    “行了吧,七公里对你来说不就跟外面遛个弯散个步一样简单。”薛娜笑道。

    “好了,不闲聊了,你跟着那个廖文君老师走吧。”楚晖瞧着那音乐老师的背影,他说道:“那个音乐老师看你的时候,眼睛瞪得老直了,待会儿肯定会对你揩油和性骚扰,你可千万要小心一点啊!”

    “放心吧,我的身子是你的,除了楚晖你,我谁都不会给人家碰!”薛娜往楚晖胸前一推,眼神中的爱慕与情谊没有丝毫的遮掩,她跟楚晖挥了挥手,踩着高跟鞋,朝廖文君走了过去。

    其实我是让你小心你的力道,把人家给打伤了,我们也不好办啊。楚晖在心里吐露着自己的真实想法。

    但愿平安无事。

    楚晖在心里为那个男老师祈祷。

    随后楚晖去更衣室里借了一套来到操场上,现在是早上刚上第一节课的时间,他开始做起了热身运动,活动起了筋骨,他蹲下来下压着腿,对陆绯茜说道:“其实我看得出来,陆绯茜老师你是一个关心学生的好老师。”

    陆绯茜和楚晖一样做着热身运动,她说道:“你别以为你这样说,我就会在考核里给你放水,该怎么记录我就会怎么记录,如果你真的有实力的话,就不要用投资商的关系进学校啊。”

    “陆老师你这是对关系户的歧视啊,人与人之间为什么要联络表面上的友谊,就是为了在关键时刻可以用得到啊。”楚晖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