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废了你!-都市之最强狂兵-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八十八章 废了你!

    楚晖的实力,完全超乎了2号雇佣兵的预料,还没等他开出下一枪,或做出防备动作,楚晖的匕首就已经刺入到了他的要害,结果掉了2号的性命,他就地就是一个翻滚,躲在楼梯间里,然后转身就是一枪,子弹从枪膛里呼啸而出,击中了3号雇佣兵的头盔上,行云流水,没有一丝拖沓。

    高手之间的战斗,往往都是在一刹那之间解决的,不过对于2号还有3号雇佣兵来说,此刻的心态就有些难受了,因为他们昨天和八神樱战斗时,也是那么简单的被干掉了,一点老手的牌面都没有。

    楼梯里的瓷砖,地板很冰冷,如此冰冷的瓷砖,代表了他们此刻的心情。

    就算楚晖他们是高手,但在这种高手的手底下,他们这种级别的雇佣兵,就是一只菜鸡,扭扭脖子就死了的那种跑龙套,与其继续待在雇佣兵界,等着哪天成为大人物脚下的骨灰,还不如收拾收拾东西回老家,找个老婆回家算了,反正以他们现在的积蓄,在三四线城市里买套房子是不困难的。

    如果不想结婚的话,到天朝横店当个武打演员或者武术指导,也算是条活路,何况他俩都觉得自己演戏演得还挺不错的,会龟息功的他们,就算去演个尸体,都不会出bug。

    对于2号雇佣兵以及3号雇佣兵心里的想法,楚晖是听不到的,在解决掉这两个雇佣兵后,他的目光移向了正在与薛娜缠斗的缪拉,两位女性雇佣兵的打斗可以说是拳拳到肉,既没有撕扯头发,也没有使用手上的指甲,每一拳都实打实的打在对方的身上,可以说是没有留一丝余手。

    砰!

    “薛娜,你不是很强的吗?”缪拉刚硬的拳头击打在薛娜的脸上,薛娜的脸早已泛起乌青,打完一拳缪拉的膝盖又狠狠地在薛娜的腹部来了一发撞击,她扯着薛娜的衣服,把薛娜扔到了墙上,发泄这这两日从薛娜这得到了私愤,缪拉扯着薛娜的衣领,将她提到了自己的面前,“你说话啊!你为什么不说话!我知道你不是哑巴!”

    “叽叽喳喳的吵死了。”薛娜挣开了眼睛,血红的双眼看着缪拉仍旧是那不屑的神情。

    又是这种眼神!

    明明比起我们来,根本强不了太多,却一直是用这种眼神看我!缪拉咬牙切齿,自己可是高段位的雇佣兵,她所拥有的高傲自尊,哪能让薛娜来侮辱和玷污。

    今日,自己一定要一雪前耻!缪拉心中暗下决心,她瞧着薛娜精致的脸蛋,以及引人入目的波涛汹涌,女性的嫉妒心早已超过了常人所能忍耐的极限,缪拉拔出了大腿上的特制匕首,她要让薛娜破相!

    就算是特制的匕首,在没有感应装置的缓冲下,配合自己的力道,也足以拥有伤害他人**的力量!在打败薛娜后,狂妄想法逐渐在她的脑海里占了上风,理性值也在这种状态下狂降。

    美人雇佣兵,只有我一个就够了,薛娜你就歇歇吧,指不定沈韵小姐会给你一笔不菲的赔偿呢。缪拉冷冷一笑,就在她准备用特制匕首,毁坏薛娜精致的面庞时,她发现自己的手……居然不能动了!

    薛娜的手死死的抓住了缪拉的手腕,她瞅了缪拉手里的特制匕首一眼,在缪拉的耳边轻蔑地说道:“刚才你一定是在想,要用这把匕首,来摧毁我的容颜……对不对?”

    不能动?为什么我的手动弹不得?

    手啊,你快动!你为什么不动!

    缪拉开始绝望了,因为她明显的感觉到了,薛娜握住她手腕时的力道,在不断地增加!

    咔!

    清脆地骨折声,在隧道里响起,但薛娜可不想让缪拉简简单单的退幕,要想让进攻方的人退场,唯有在感应装备上达到一定的伤害程度,感应装置或许能感应到子弹的命中和刀伤,以及使用拳头带来的重击,但骨折,尚且还不在它们的计算边缘,把缪拉的手弄骨折后,薛娜继续在缪拉的手腕处施加了压力!

    咔!咔!啪!

    原本只是骨折的手,在薛娜的不断施力下,成断裂的碎末!这样的伤害,哪怕是让世界上最好的医生进行救治,也会留下后遗症,至少对于缪拉来说,她的这只手,在她的雇佣兵生涯里,废掉了。

    “啊!!!”薛娜的手放开,缪拉跪坐在地上,剧烈的疼痛让缪拉的脸上甚至滑落了眼泪,但雇佣兵们强韧的神经,还是没有让缪拉在这样的痛楚中昏迷过去。

    缪拉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她的眼里此刻只有一种情绪——恨!

    然而薛娜不奢望每个接触到的人,都会喜欢她,但她也从来不喜欢别人恨自己,被人恨上了无疑又会再起纷争,到时候对方各种恶心人的复仇手段,简直烦得人掉头发。

    于是薛娜又强行拉起了缪拉的另一只手,膝盖狠狠地撞到缪拉的手肘与臂膀的连接处,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刚才缪拉用膝盖撞自己的肚子,自己现在就用膝盖还回去!

    在折断缪拉的另一只臂膀之后,薛娜用自己在师门里学到得技巧,将缪拉脆弱的手臂,像是折纸一样,又是好几番的对折,凄惨地让人都不愿继续看下去。

    缪拉拖着自己的身体,像是一只毛毛虫一样,她多希望自己的神经能脆弱一点啊,可她还没有依靠拖行远离薛娜一米地,薛娜的脚,就已经踩到了缪拉的大腿上。

    断裂地声音,宛若交响乐般演奏,缪拉终于倒下了,她绝望而痛苦的眼神中饱含着泪水,这样凄惨的伤势,就算进行恢复手术,也无济于事,她的雇佣兵生涯,结束了。

    缪拉已经没有了恨,她已经把恨这样的情绪给遗忘掉了,刻苦铭心的疼痛感,哪怕她失去了意识,都不断地在她的眼前上演,缪拉睡着了。

    在薛娜执行完她的残酷刑法时,楚晖才从楼梯间里起来,他看着缪拉凄惨的身体,啧啧道:“薛娜,你下手未免也太重一些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