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按摩!-都市之最强狂兵-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六十四章 按摩!

    在得到沈韵的准许后,楚晖的手顺着沈韵的脊梁,一点一点地按下去,哪怕隔着一层衣服,他都能感觉到衣服下面稚嫩柔顺的皮肤,都说女人是爱美的,这点放在女强人身上,她只会更加的追求美丽。

    沈韵被楚晖熟练的技艺玩弄的欲罢不能,**不断,宛若潮汐过后的通红脸庞,映照在昏暗的台灯之下,她侧过脸,看向自己桌前的小镜子,在镜子面前,沈韵看到了自己放松的模样,几年前源于女人的幸福生活宛若昨日一般,自打从父亲的手里,接管了环宇集团之后,她就再也没有像今天一样放松了。

    直到楚晖的手移到沈韵尾骨的那一刹那间,敏感的地带让沈韵浑身打了个寒颤,她的脸早已成了高烧四十度的病人,甚至连脑子都快要被高烧给烧坏损毁,她开始控制不了自己,沈韵伸出手来,抓住了楚晖的手腕,她喘着粗气,恳求道:“不要碰那里,那里是我的敏感区……”

    原来沈韵小姐的敏感地带是尾骨啊,倒是有点少见。楚晖心想。

    楚晖有见过耳朵是敏感地带的、大腿是敏感地带的、腰间是敏感地带的、尾骨是敏感地带还是第一次见。

    不过就算沈韵拒绝,楚晖也不打算放弃,作为职业全能的他,拥有着良好的职业素养,他反抓住沈韵的手腕,指尖里感受着沈韵脉搏里气息的跳动,楚晖说道:“沈大小姐,你的脉搏有些不稳,气息也有些繁乱,最近是不是排便有些不畅,中午犯困想要午睡,却久久不能入眠?”

    “你怎么知道的……”在楚晖高超的技艺下,沈韵整个身子都酥软了下来。

    “刚才触碰到沈大小姐你脉搏的时候感受到的,尾骨上有个穴位可以刺激治疗,放开你的道德束缚,来我来给你治疗吧。”楚晖的低语在沈韵的耳边吹着阵阵凉风,见沈韵还是有点抵触,他便问道:“难道大小姐你不想要了吗?放心,我的手法很熟练,绝对会让你舒服的。”

    楚晖的耳边风哪是沈韵能抵挡的了的,只好卸下了她身上最后的防备,仍由楚晖的手指在她的尾骨上折腾,时不时传来的酥麻感让沈韵的身体阵阵痉挛,她紧紧地咬着红唇,沈韵想要忍耐,可是成成叠叠的快感实在是让她欲罢不能,她的身体开始发热起来,而从指尖上传来的温烫,则让楚晖更加卖力!

    不行了!受不了了!再这样下去的话……我就要坏掉了啊!

    已经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沈韵捂住了嘴巴,痛苦的忍耐让她的眼眶渐渐湿润,妹妹跟家仆都在家里,沈韵高傲的自尊心绝不容许其他人听到自己这不堪的声音!

    好难受,可又好舒服……为什么,怎么会变成这样呢?我怎么渐渐变得奇怪起来了?

    尽管如此,楚晖的手也还是没有停下来,如何把控合适的力道让人舒服,这是一件非常劳神的事情,短短的十几分钟,楚晖的额头上就已经冒出了热汗,见沈韵一脸忍耐的模样,楚晖把她捂住嘴的手放下,他说道:“没关系的,沈大小姐,你不用忍耐的,叫吧!尽情的叫吧!没有人会在乎的!差不多就要结束了!”

    楚晖手掌轻推,按在沈韵脊背的穴位上,手掌上传来的热量,舒服的感觉终于突破了沈韵所能够忍耐的极限,她发出舒服的**声:“啊~~”

    伴随着这最后的刺激,沈韵已经觉得自己浑身黏糊糊的了,她喘着粗气,娇弱的身躯瘫倒在楚晖的怀里,她的指尖滑过楚晖漆黑的肌肤,她感觉自己险些就要拜倒在这个男人熟练的技艺之下:“今晚,只许你今晚看到我的这般丑陋的模样,为什么……为什么你会这么熟练啊!”

    楚晖让沈韵舒服的躺在自己的怀里,看着沈韵的绝世容颜,楚晖摇了摇头:“不,一点都不丑陋,沈大小姐你今晚实在是太美了,请让我以后,再多看几次吧。让这层关系,永远的成为你我之间的秘密。”

    “你很聪明,做的也很好。说吧,你想要什么?”沈韵柔声问道。

    “我想要等沈佳小姐安全之后,到科技与新能源部去工作。”楚晖说出了自己的要求。

    “科技与新能源是我们主攻的项目,也是目前最亏钱的部门,三叔之所以能跟我们作对,就是那这个从中作梗。你去那里话,我就不能给你开高工资哦,毕竟那个部门,不是普通人可以胜任的。”沈韵对楚晖说道。

    “问题是,我不是普通人。沈佳的房地产市场早已被沈国强先生开荒完毕,我就算在房地产分部里工作,也很难施展宏图,还不如搏一搏单车变摩托,在新部门里开拓我新的领地。”楚晖说道,他想要进科技与新能源项目的原因,一方面是因为自己的父亲,另一方面就是要讨到沈韵的信任。

    “等到那时候再说吧,别到那时候,你已经被敌人给杀死了。”沈韵轻声笑道,她早就识破了楚晖的秘密,对她而言,答应楚晖这点小小的要求根本没有什么,而且如果楚晖真的有能开拓新项目的能力,那自己就还真的捡到宝了,自己一定要榨干楚晖的价值,直到最后一滴为止。

    “哼,要想杀死我,可没有那么容易。”楚晖把沈韵扶到床前,他说道:“时候也不早了,明天我还得去车行里提车,大小姐你早点歇息吧。”

    “嗯,你回房吧。刚才你弄得我浑身大汗,我洗个澡再睡。”沈韵点了点头。

    “我刚才也是浑身是汗,要不然我跟沈大小姐洗个鸳鸯浴?”正经没几秒的楚晖又开始没正经起来。

    “滚蛋,你再不走我就收回刚才的话了!”沈韵满脸通红,催促着楚晖离开。

    “遵命,沈大小姐。”

    在楚晖走后沈韵卸下了自己的一身衣物,贴身的衣物都沾满了汗液,她低下头喃喃道:“真是的,居然搞得那么激烈,不过被按了之后是真的舒服……等过几天再让他按一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