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萌发的情愫-都市之最强狂兵-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一百四十九章 萌发的情愫

    <p>楚晖在车里吞云吐雾,想起楚晖的工作,陆绯茜也不能再说什么,做着最危险的工作,一年到手里的钱却不如人家富人卖一套房子的所赚所得。都说穷的人会更穷,富的人会更富,但穷人们又怎么会甘愿自己一直是穷人?一个两个拼了命的压榨自己的能力,拼自己的同时也在拼自己的下一代。</p>

    <p>陆绯茜学生时代实习的时候,并不是在私立学院,而是在一个偏僻的县城中学,当时除了她这个年轻的实习老师之外,还有从上面城市里的支教老师过来,支教老师时不时跟自己抱怨县城里的学生,连基本的答题技巧都不会,班里最努力的学生,在她这门课上才不过80分而已,比她们城里差了个千远八远。</p>

    <p>所幸的是她支教的几个班大多数学生都愿意听课,而不愿意听课的则等着中考结束后,到技校里再混个三年,而家里穷的连技校可能都不让自家孩子上,直接赶去上广市的厂里打工。</p>

    <p>年轻人想要做梦,想要追梦,却永远的都追不上站在上面的那群人。</p>

    <p>“有时候真的觉得自己挺幸运的。”陆绯茜嘴角微弯。</p>

    <p>“怎么?”楚晖不懂陆绯茜怎么突然发出了这样的感慨。</p>

    <p>“自己能出生在一个富裕的家庭,支援我上学的开销,有开明的父母,不会逼我结婚啊找对象,也不会有啥重男轻女的想法,真的挺幸运的。”陆绯茜感慨了一声,在等拐角的红绿灯时,她注意到了街道上正在用设备拍短视频的年轻人,他们身上的衣服虽然不张扬和高调,但头发却是引人注目的绿色。</p>

    <p>楚晖大概了解到陆绯茜的情绪了,他把烟给熄掉,手放在了陆绯茜的手背上,让陆绯茜浑身一颤,楚晖说道“其实你完全没有必要那么悲天悯人,人与人之间出生在哪个家庭又不是我们能决定的?过好我们自己,都很不容易了,何必再去关心他们呢?你一个私立学院的老师,又能改变他们吗?”</p>

    <p>陆绯茜点点头,她明白楚晖的意思,但她的心情就是有点不舒服。</p>

    <p>“人呢,管好自己就行了,抱有这种想法的人又不止你一个,你没有办法和不能解决的事情,他们会替你解决的,光抱怨和感慨,却不做出行动,享受着幸福,却对穷人们感到悲哀,这不是白莲花吗?”楚晖帮陆绯茜理了理被风吹得有点繁乱的发型,惹得陆绯茜小脸一红,楚晖在陆绯茜的耳边轻声道“别难过了,有我在呢。”</p>

    <p>“嗯。”陆绯茜没有反抗楚晖对自己亲昵的举动,甚至连心跳都开始加速了起来。</p>

    <p>我……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我的心脏会跳得那么快?陆绯茜在心里质问着自己,当她的脸转向楚晖的时候,楚晖那张略显俊俏的脸,仿佛被打了圣光般,越发的英俊。</p>

    <p>奇怪,我的眼睛是怎么回事?</p>

    <p>陆绯茜摇了摇头,眨了眨眼。</p>

    <p>而当陆绯茜睁开眼睛的时候,楚晖身上的光芒没有一丝减少,反而更加的旺盛了。</p>

    <p>难道……难道我是爱上他了?</p>

    <p>“不可能!绝对不可能!”陆绯茜赶紧打消了这样的想法,自己才跟楚晖认识了一天啊!怎么会产生喜欢对方的想法呢?就算是言情电视剧里,都不能够这样子演啊!</p>

    <p>可是……可是我……</p>

    <p>就在陆绯茜在心里各种纠结的时候,后面车的喇叭声,却狂响了起来,后面的车主人半截身子从车窗里出来,男人大声的叱骂道“靠!到底走不走了?你车挡在这里,后面还有别的车呢!有钱就能够堵车了吗?”</p>

    <p>后面男人的骂声,让陆绯茜在这样的纠结中脱身而出,赶紧把车发动起来,然而刚开一会儿楚晖就觉得不对劲了,他疑惑的问道“导航里不是说往右开吗?陆老师你怎么往左开了?”</p>

    <p>“啊!”陆绯茜这时才反应过来,但无奈现在已经无法掉头,只能绕一个圈子往右边的道路开过去,她对楚晖抱歉道“不好意思啊……我刚才走神了。”</p>

    <p>“你没有事吗?”楚晖觉得陆绯茜的脸色有些不对,不由关切的问道。</p>

    <p>“没关系,没关系……只是简单的走神了而已。”陆绯茜连忙给楚晖打起了马虎眼,想要蒙混过去,而每当她往楚晖那里看过去一眼,那种勾引心魄的感觉就从她的心底里传到她的四肢上。</p>

    <p>陆绯茜猛烈地摇了摇头不行!自己绝对不能再看楚晖了,不然……不然一定会……</p>

    <p>不然我一定会爱上他的!</p>

    <p>陆绯茜从小到大虽然没有谈过恋爱,但她充分明白自己此时的感受,如果她继续与楚晖深入下去,自己肯定会爱上这个只相处了短短一天的男人的,她陆绯茜作为女人,怎么可能允许自己如此放荡?</p>

    <p>不行,一定要拖久一点,再快也不能短短一天就跟人家……</p>

    <p>陆绯茜情不自禁地脸红起来,脑海里的浮想联翩,让她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于是在去餐厅的路上,陆绯茜跟楚晖再也没有说过任何一句话,哪怕楚晖在路上又说出了几个好听的笑话,陆绯茜也只是平淡的回应。</p>

    <p>诶……我是做错什么了吗?楚晖回想着自己路上和陆绯茜的对话,除了在富人和穷人的问题上,有点激进外,好像也没有什么了,难道是这个惹到陆绯茜生气了?</p>

    <p>也对,看陆绯茜支持外招生这样的行为,说明她是热衷于扶持弱小的,自己把话说得这么冷淡和现实的话,陆绯茜肯定会不舒服。楚晖推测着陆绯茜的想法,可是现在道歉的话,不是又往陆绯茜头顶上加把火了吗?</p>

    <p>楚晖自认为他还是了解女人的,要哄一个生气的女人开心,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p>

    <p>然而此时陆绯茜却是另外的一种想法。</p>

    <p>啊,楚晖老师刚才说的笑话好想笑啊!</p>

    <p>但是笑场的话,不是又要看向楚晖老师了吗?</p>

    <p>啊,我已经两次没有认真回复楚晖老师的话了,他会不会生气了啊?</p>

    <p>陆绯茜心想。</p>

    <p></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