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预想之外的操作-都市之最强狂兵-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一百四十四章 预想之外的操作

    廖文君雄起还没有超过两分钟的时间,就再次进入了怂狗状态,比奥特曼的持续时间还要短,他狼狈悲催的模样,连楚晖都看不下去了,不过这样把对方报复到极致的恶趣味,正是薛娜的性格。

    见廖文君终于臣服,薛娜便把放在床头的饭拿了起来,她用勺子舀起了一勺饭,薛娜柔声说道:“那廖文君老师你就把这份盒饭吃下去吧,很美味的哦!来张嘴,我亲自喂你吃。”

    自己还有选择吗?他还有别的选择吗?

    廖文君张开了嘴,把饭给咽了下去,经历了这次事情之后,廖文君决定以后再也不碰女人了,想要孩子直接找人代孕,生理冲动靠双手和器具解决都好,他对女人可谓是怕到了极致。

    “好吃吗?”薛娜柔声问道。

    “好吃,真香!”泪珠从他的脸颊上滑过,一口一口的吃光了盒饭里的所有饭菜。

    “我总觉得廖老师已经被薛娜老师给玩坏了。”江华颤颤道,虽然说廖文君调戏薛娜的确有些不对,但他的蛋都被手给捏伤了,怎么说对他的报复也够了,给敌人留下阴影,又来了这么一套,着实是想把对方逼疯啊!

    孙杨默默地把自己的盒饭给盖起,亲眼目睹了那么惨的镜头,他实在是无心吃饭了,孙杨把盒饭放回塑料袋里,他喃喃道:“其实我觉得不碰女色也挺好的,女人实在是太恐怖了!”

    不是女人恐怖,而是薛娜太恐怖了!回想起薛娜整人的手段,连楚晖都不由感到几分凉意。

    在对自己人上,薛娜简直好到没话说,虽然在师门里对一些自己看不惯的师兄和师姐也会搞搞小手段,但并不致命,也就搞个胶水弄到椅子上,搞些让人讨厌的恶作剧而已。

    如果说这样的行为算恶劣的话,那薛娜后面的行为,就已经到了恶魔级了,以一己之力用计谋把整个师门的组织玩弄在鼓掌之间,在真消息里掺和的假消息,利用情报贩子的情报网,把情报散了出去,引得组织两方人内斗,不费吹灰之力的解决掉了敌对组织。而除此之外,薛娜的炼药技术是超一流的,杀人可谓在无形之间。

    “话说廖老师,如果我告诉你,你吃的盒饭里被我下了药的话,你会做出怎样的措施呢?”薛娜把周围收拾好,饶有兴趣地看着已经把饭吃下去的廖文君老师。

    “乖乖等死呗,还能有什么措施?呵呵。”廖文君干笑了一声,与其让他后半辈子一直被薛娜给折磨下去,还不如死个痛快,自己解脱了,薛娜也可以去坐牢了,简直一石二鸟。

    一石二……鸟?

    廖文君发现自己的蛋已经不痛了,明明前几分钟前,还有疼痛的迹象来着,这简直是奇迹!

    下药……下药?

    廖文君顿时明白了过来,他惊叹道:“薛娜老师你给我下的不是毒药,而是治疗我伤势的药!”

    薛娜拍了拍手,嘴角上翘:“算你还不笨。”

    看似在威逼胁迫,实际上是在给廖老师疗伤?孙杨还有江华两个徒弟被薛娜这样的骚操作给惊到了,他们原以为薛娜在迫害廖文君老师,谁想得到居然是给廖文君老师在治疗伤势?

    这时连从小到大陪薛娜长大的楚晖都看不懂薛娜的操作了,楚晖惊奇的问道:“我还以为薛娜你——”

    “——我在欺负廖文君老师?”薛娜接过了楚晖的话,她回眸一笑,轻声说道:“我薛娜对敌人是够狠毒,但敌人也是要分等级的,像廖文君老师这样的,给个教训就好了,不值得被我浪费时间迫害。”

    “看来这些年时间,薛娜你也变了不少啊。”楚晖手插在口袋里,两人离开师门后,一人当了保镖,一人成了全能雇佣兵,都无一经历了不少事情,属于他们青春事情的戾气和棱角,早就被环境给磨干净了。

    “我性格是稍微变了点,但楚晖你在一些方面的特制却一点都没有改变。”薛娜笑出声,她看了手机上的时间,说道:“距离下班的时间也不早了,待会儿你不是要跟陆绯茜老师一起吃饭吗?”

    我去!女朋友怂恿男朋友去找小三!未免也太牛皮了吧!

    孙杨和江华惊愕地连下巴都快要掉下来了,再继薛娜“忠臣”装“反贼”的骚套路后,他们又看到了更骚的操作。尽管在他们父母那代的富二代里,有大把人花钱在外养着情人,完全不隐瞒妻子半分,甚至妻子也会去会所里找优质男士来给自己按摩,但这样的事情终归是发生在谈话中的故事里,他们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

    师傅牛皮!师傅我吹爆你啊!

    楚晖看了一下时间,的确是快到老师们的下班时间了,他轻皱眉头,疑惑地问道:“薛娜你不阻止我?”

    “为什么我要阻止你?”薛娜摊了摊手,一脸的不理解,“只是和女领导吃个饭而已,至于吗?”

    “我还以为你会发脾气呢。”楚晖苦笑了一声。

    “发脾气,我怎么会发脾气呢?”薛娜勾着楚晖的下巴,两人脸贴脸的距离,都快要亲上去了,“你楚晖究竟喜欢什么样的女人,难道我还不知道吗?你楚晖的终究会属于我薛娜的。”

    能有个这么理解自己的女人,实在是让人觉得有些泪目。

    楚晖深吸了一口气,正当他被这种感动,想要发出感慨的时候,薛娜却用一根手指抵住了楚晖的嘴唇,她对楚晖摇了摇头,轻声说道:“我知道你想要说些什么,可是现在还不到时候,我不希望你在这种感动下,对我说出那样的话。你什么情话我都愿意听,我也都愿意信,唯独这句话,我暂时还不想从你的嘴里听到。”

    “薛娜……”楚晖喊着薛娜的名字。

    “去吧,别让陆老师等着急了。”薛娜按在楚晖的胸口上还推了他一把,她绽放着笑容:“每个人都有他的天性,楚晖你的天性我还不想那么快压制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