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安装监控-都市之最强狂兵-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一百二十七章 安装监控

    解决了沈佳和孙杨两人的事情后,楚晖无疑是松了一口气,他本可以不管这件事,但既然被他看见了和听见了,那这件事情就不能不管了。所幸的事,这件事情已经解决,虽然不算圆满,但至少对于双方而言,有了个全新的结果,沈佳可以彻底忘掉对孙杨的感情,而孙杨在短暂的“自闭”过后,也能够重新站起来。

    男人和女人尽管都会在感情的事情上过于执着,但往往都会有解决的办法,无法解决和继续沉浸其中的人,只不过是沉浸于自己的自我满足里罢了,这也就是“舔狗”这个词语诞生的原因。

    事情解决了之后,楚晖便从天台上下来,之前被自己吓昏和吓软的两个小女孩,在经历了几十分钟的喘息过后,终于恢复了些许精神,而当她们再次看到楚晖时,那已经刻入了她们精神中的恐惧,却再次发作起来,像是老鼠见了猫一样,蜷缩在楼梯的边缘里,瑟瑟发抖。

    两个女生这副模样实在是让楚晖有些看不过眼,他说道:“我说你们两个。”

    邓婷和莫可如同受惊的兔子般,喊道:“是!”

    这样搞得我好像是把她们给惨无人道的蹂躏了一样啊。楚晖感觉自己心好累,明明是对方挡住自己的去路了,他只不过是小小的吓了她们一下,结果却变成了这个样子。

    “以后好好读书吧,与其把时间浪费在看门这件事情上,好好读书才是你们这个年龄应该做得事情吧?”楚晖用老师的语气好好的教育道。这个学校除了富二代对家境相较于普通的外招生的欺凌外,学习问题也是非常重要的问题啊,也不知道沈佳到底是怎么在这样的环境下拿高分的。

    “是,老师!”邓婷和莫可两人齐声喊道。

    除了这些要说的,为了避免麻烦,楚晖还补充道:“还有今天的事情不要告诉你们的家里人,否则……”

    注视着楚晖眼里那淡淡的凶光,受惊的两只小兔子仿佛快要哭了出来,她们连连摇头道:“我们绝对不会告诉家里人的,就算是烂在我们的肚子里,我们都不会把这件事情给传出去。”

    “嗯,那待会儿午休结束后,你们就快点回到课堂里吧,以后别再搞这些有的没的东西里。”楚晖点了点头,不过内心的罪恶感却变得越发的剧烈,搞得自己真的对她们做了什么一样。

    算了,还是去看看薛娜她的监控安装的怎么样了吧。楚晖心想。

    沈佳的女生宿舍,作为男老师的楚晖自然是进不了的,但这并不代表楚晖不能看到沈佳宿舍里的情况,他跟薛娜早就准备好了一切事情,楚晖打开了电脑,输入了一串指令后,打开了软件,关于沈佳房间里的一切都出现在楚晖的监控之中,在监控**里,薛娜还在为这些监控设备做出些许掩盖,不让沈佳在镜头前过于约束。

    楚晖对着麦克风吹了口气,轻声喊道:“喂,听得到吗?听到请回答,听到请回答。”

    沈佳的房间里通过内设的设备,传出了楚晖的声音,薛娜对着监控**挥了挥手,隔着监控**与楚晖对话道:“楚晖你回来了?你那俩徒弟的事情解决完了没有啊。”

    “算是解决完了吧。”楚晖略显敷衍的说道,没办法,孙杨的“舔狗”行为实在是太让人来气了。

    “什么叫算是解决完了?”薛娜对楚晖传达的字面意思有些不理解。

    “有点帅的那个小伙子叫做孙杨,他一直喜欢沈佳,而沈佳也一直喜欢孙杨,然后孙杨的家里出了点事情,企业资金链断裂,陷入了为难之中。而沈韵其实一直都知道沈佳喜欢孙杨,但是她认为,三流企业的男生根本不配和沈佳在一起,于是提出了条件,让孙杨演了场戏,在试探我的同时,也让孙杨和沈佳彻底没了可能。”

    楚晖三言两语的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给薛娜娓娓道来,听的过程中整得连薛娜都有些郁闷,不过这毕竟不是自己经历的事情,薛娜很快就豁达了,她笑出了声:“这沈佳还有孙杨两人是在演青春虐恋偶像剧吗?一个是小女生心态,一个是大男子主义,不过我认为你揍的那拳打的挺好的,这种骨子里又不硬又不软的男生,该打!”

    “不过喝了脱胎换骨水后,就算是受了我那一拳,大概休息一个下午就能够恢复过来了。如果他不是我徒弟的话,我完全不会去管这件事情,但既然我说他已经是我的徒弟,那我就不可能不管他。”楚晖说道。

    “怎么,难道你是责怪我把那两杯脱胎换骨水给那两小子喝了,然后下不来台?”薛娜问道。

    “我没有这个意思,我们和师父不同,师父无论是在实力上还是境界上都远远高出我们两人,在师门里师父一直在提一个‘缘’字,我认为我和这俩小子有缘,才收了他们的。”每当楚晖回想起自己那神秘莫测的师父,心中就不免泛起憧憬,心想自己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拥有像师父那样的境界。

    “既然收了他们做徒弟,那就好好待他们吧,男生青春期总会有些傻乎乎的,女生到了这个时期也会变得异常的敏感,我们俩不都是那个时期过来的吗?”薛娜提醒楚晖道:“不过你可千万别让他们沉迷在恋爱之中,不去练基本功啊,当年我俩至少都有底子,并且相互努力,他们可什么都没有,你这个做师父的得督促点。”

    回想起以前和薛娜练功的时候,为了博得薛娜的注意不停地做傻事情的情景,楚晖情不自禁地笑了出来,他说道:“知道了,知道了。我楚晖是那么没有责任的人吗?你看沈佳不是被我保护的好好的。”

    “你和沈国强的恩怨如何,我不了解,但我只希望你能够冷静地对待。”薛娜说道。

    “这个自然,事情发展到现在,背后牵涉的人,已经不止沈国强了。”楚晖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