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逻辑思维-都市之最强狂兵-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一百二十五章 逻辑思维

    周文涛没有说话,只是静静聆听着李想的教诲,他清楚李想虽然嘴上并没有指责他带着人擅自去揍孙杨的事情,但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芥蒂的,刚才说的话,明摆着指责自己擅自去报复孙杨。不过也正如他早上所说,李想并没有对这件事有怨气,所以他只需要保持沉默就好了。

    俗话说得好,伴君如伴虎,跟在李想这样的人身边,一个不小心就会被这只老虎给吞食掉,而被吞下的人,指不定到死都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深陷虎口,再也无法复生。

    李想从众多的文件里,拿出了今天刚被人送上来的资料,除了学生的资料外,他还能访问学校老师的档案,以协助老师对学生的管理,而今天送来的档案资料,正是学校里新来的老师的。

    “楚晖老师和薛娜老师吗?”李想嘴角微弯,仅仅看了一眼,他就知道这俩人的档案里的经历都是被人拟造过的,明显就是环宇集团安排进来的“老师”。

    把保镖安排进学校担任教职工的行为,在私立学院里并不少见,不过为了妥善管理,明面上还是不允许学生们的家庭这么做的,只有少数给学校投资了大量金钱的企业,才能够获得把保镖安排成副业老师或者保安队的名额,除此之外全部都是家长委员会通过自己的渠道来招聘的保安。

    环宇集团早就在学校里暗插了一支保安队,从来都没有派过老师过来协助保护,显然这两人就是环宇集团里的精英人物了。打开电脑,李想调查了一下最近环宇集团的私下招聘讯息,的确是招聘了一个叫楚晖的保镖。

    这场私下招聘在李想看来是非常的廉价,完全就是小孩子以玩闹性质来招募玩伴的招聘,而百万年薪以及那滑稽的招聘要求,更应了他这个想法,参加这场招聘会的人,绝对层次不齐,大多都是废物。

    可如果这些保镖真的都是废物的话,上次他谋划的暗杀计划,根本不可能会失败才对。以孙杨引起的“事故”,安排好狙击手直接对沈佳进行狙杀——虽然以往客户的需求,都是来杀害保护沈佳的保镖,来对沈佳的姐姐进行威慑性攻击,但他们做事的人,一向是不管金主的目的,只需要把事情做了就完了。

    杀个人而已,运气好就让他跑掉,运气不好充其量也就被关上些许年,只要不暴露组织,他个人和家庭都会享受极大的福利。人活着,什么都有,人死了,还有什么在不在乎的。

    难道是放出假消息,误导客户跟在沈佳身边的是一个废柴保镖?不对不对……

    李想敲了敲自己的脑袋,不让自己的思维继续变乱,既然一个问题暂时想不通,那就看其他的问题,就在前几天在环宇集团还没装修完毕的高档商品楼里以及环宇集团的商场内,安排了一场“电影”的拍摄,不过令人感到奇怪的是,当日并人发现拍摄组,环宇的私立医院当天也有一个外籍人士被送入了院中。

    原来如此,还是被人怀疑上了吗?不愧是环宇集团的代理董事长。

    李想的心中揣测出了一个大概,嘴角微微一笑,他明明做得那么干净,却还是被人给怀疑上了。

    在李想思索问题的时候,有三个电话打了过来,不过他并没有接,而当第四个电话打过来的时候,李想望向一直拿着文件夹一直站在那的周文涛,说道:“除了那两个女生之外,周文涛你在学校里再帮我跟紧楚晖老师还有薛娜老师这两个新进我们学校的老师,帮我记录下他们的行为方式以及通过录像和音频做个性格分析。”

    “知道了,组长。”周文涛点了点头。

    “你先离开吧。”李想说道。

    待周文涛离开后,李想缓缓地戴上了蓝牙耳机,接下了对方的第四个电话,他手按在蓝牙耳机的外壳上,说道:“说吧蝎子哥,你有什么事情需要汇报的?简短的说一下吧。”他跟蝎子私底下有个暗号,就是通过拨打电话的时间长度,来判断事情的严重缓急,手机第一声的通报时间越长,就说明汇报的事情重要程度越低。

    “我们地下的三个制毒厂都被警察给抄家了。”蝎子平静地说道,为了以防万一,哪怕是在跟自家的少东家汇报情况,他都会在电话里进行变声处理,以免被人抓到破绽。

    “哦?这么严重?”李想从抽屉里拿出了一根棒棒糖,作为优质的学生,他自然不能有抽烟这种劣习,但每天长期的思考,都会大量的消耗自己的精力,甚至有段时间还出现了脱发危机,所以他不时的就得补充点糖分,以补充身体的需求,而棒棒糖自然也是为自己特制的,不上瘾却又能补充能量的特制棒棒糖。

    李想撕开了棒棒糖的包装袋,甜而不腻的口感传至他的舌尖,他说道:“不过看蝎子哥你的语气,应该是都解决干净了吧?三个制毒厂,损失的不光是几亿的财产,还有我们在海外的客户资源啊。”

    “是的,这次事件引发的关键原因是上京的一个小型制毒工坊的领头人,领头人是以前做走私的,有一条通向海外的渠道,一直在替我们走私往海外的毒品,后来羡慕我们一家制毒厂的收入,买到制毒的方法后,便在上京的片区里开始散布,结果没想到马仔被人给抓了。”蝎子淡淡的说道。

    “一个马仔引发的连环案吗?”李想发出了笑声,他都觉得这个话题都能上《今日说法》了,然后李想又好奇的问道:“然后呢,蝎子哥你是如何处理的?”

    “在警方捣毁我们三个制毒厂后,我们其他的制毒厂也被全部关闭,并且迅速销毁证据,现在我们的地下产业只剩下少量的暴力团伙以及网络赌坊。”蝎子说道。

    “关的好,毒品这行当来钱虽然又快又多,但风险也非常大,我小时候曾经劝过父亲,让他不要继续再干这档生意,可那时候他已经完全下不来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