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校医室里的趣闻-都市之最强狂兵-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一百一十章 校医室里的趣闻

    真是卑微的男人啊。

    楚晖的手放在孙杨的肩膀上,让他不用继续说下去了,剩下的事情他猜得也**不离十了,肯定是沈韵给了孙杨家里支援,让孙杨离开沈佳,孙杨毕竟只是一个小富二代,根本配不上沈佳背后的环宇集团。尽管沈韵这样做很过分,但如果换做自己的角度,他可能也会做出同样的事情。

    都说舔狗舔到一无所有,孙杨即便是继续跟在沈佳的身边,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离开沈佳换得沈韵这样大手子的援助,对他来说无疑是上天对他这些年的努力,赐给他的恩惠了。

    “这次来到学校当老师,除了暗中调查威胁沈佳的人以及保护沈佳外,我还答应了另一位老师的请求——让学校里不再有校园暴力。”楚晖保证道:“所以在学校里,以后就由我来保护你们吧,无论是牛人组还是肉食社都是学校里错误的秩序,只有建立起学校自有的管理模式,才能杜绝这样的现象。”

    “好,如果老哥你需要什么帮助的话,可以来找我,虽然我已经被踢出了肉食社,但保护外招生一直是我的主张,他们只不过是出生于一个平凡的家庭,大家对他们可以稍许的有些冷漠,但绝不能暴力欺辱。”孙杨抹了抹眼角的眼泪,他微微一笑:“抱歉,最近因为家里的事情一直没有睡好,眼睛都不舒服了。”

    “走吧,带你去学校的校医那里上药,不然光等你的伤口自己好的话,得等好久呢。”楚晖说道。

    “嗯。”孙杨点了点头。

    随后两人便来到了学校的校医室,说是楚晖带孙杨去,倒不如说是孙杨带楚晖去,走进校医室的时候,扑面而来的药水味以及酒精味让楚晖不由皱下了眉头,隐约之中还听到了他人惨叫的声音。

    “诶哟……诶哟……好痛啊!”

    廖文君蜷缩在床上,不停地在床上哀嚎,而站在他旁边上药的校医听着就觉得烦躁,校医跟廖文君也算得上是老熟人了,他一巴掌拍在廖文君的脑门上,训斥道:“给我安静一点!如果不是你挑了一朵蔷薇花去玩弄,能变成现在这样吗?还好人家留了手,不然你以后连生育能力都没有了!哭个屁啊哭!”

    “那你稍微轻一点好不好,而且明明是那个薛娜老师勾引我的,我只不过是顺应了她的要求,想跟她来一场轰轰烈烈的畅聊而已,谁想到她会故意坑我啊!”廖文君光着下半身,让校医给自己上药,身下的小老弟连抬头的力气都没有了,他跟校医哭诉道:“诶,兄弟!你说我又没有对她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她干嘛要这么对我嘞?这种事情本来就是一句两厢情愿的事儿,她不愿意就算了,她欺负我干什么嘞,你说是不是啊大兄弟?”

    校医对廖文君是嫌弃得恶心,又一巴掌拍在了廖文君的脑门上,“莫挨老子,还不是你活该!你说你个搞艺术的人,咋脑子里成天除了繁衍后代,就是繁衍后代,从来不想点正事儿?也多亏你有良知,从来不对那些小姑娘和女老师搞歪门邪道,不然别说她们揍你,我都想打你啊!”

    “嘶~你轻一点!”廖文君倒吸了一口凉气,他说道:“就算我有这种想法,也没这胆子啊!学校里的小姑娘那背景是一个比一个顶天,我本来就是普通人家庭,外招生的女学生我保护还来不及呢,哪会儿对她们动手啊!糟蹋了她们,我自己都过不去心里的坎。况且繁衍后代怎么了,繁衍后代怎么了,你以后不生孩子啊?你瞧瞧外面现在火的都是什么歌?全部都是情歌,被绿的、被小三的、成小三的,一扫一大片,我这也是为了艺术啊!”

    校医把上药用的棉签丢进垃圾桶里,把裤子丢给廖文君,嫌弃道:“随便你怎么说,反正除了夜总会的那些女人,你就没成功勾搭过哪个,你这样的沙雕看着就让人心急。你瞧你因为女人跑我这,跑我家里几回了?”

    “我勒个上帝!”廖文君看见楚晖还有孙杨两人的突然出现,吓得差点跳了起来,但他刚起身那舒爽的疼痛感又让他躺了回去,他望向楚晖道:“楚晖老师那个……薛娜老师没来吧?”

    “嗯,她正在整理教职工宿舍,没有空过来。”楚晖说道,自己突然想起他还要把带来的行李给带到教职工宿舍去,他拿出了手机,做出准备拨打电话的模样,“如果你想要薛娜老师过来看望你的话,我现在就给她打电话,让薛娜老师过来,顺便给你买点水果或者吃得过来,免得你在这里无聊。”

    “不用了,不用了!我自己在这好好躺着就好。”廖文君连连摆手,他现在不光是看见薛娜就怕,就连听见薛娜的声音,在脑海里想起她的模样,自己都被会吓得浑身打抖。

    原以为这个音乐组组长是个大奸大恶之人,这么看上去咋居然还有点可爱?楚晖摸着下巴思索道。

    楚晖决定再调戏廖文君一下,他面带笑容:“诶哟,不用那么客气的!我又不是什么恶魔。”

    砰!

    廖文君宛若五雷轰顶,在听到这句话之后,直接昏了过去。

    摸了一下廖文君的脖颈,校医翘了翘眉头,他看了一下自己手腕上的手表,念叨道:“死亡时间是中午12点03分,病人没有痛苦,走的很安详。”完后还把白色的床单盖在了廖文君的身上。

    “那个……”孙杨从角落里冒了出来,他望着光着下半身的廖文君还有校医,颇为尴尬地说道:“抱歉,梁校医……我不知道你居然还有这样的癖好。”

    “滚犊子,还想不想我给你上药了?”校医下意识地想要去打,但注意到了孙杨的伤势后,最终停下了手,他皱起眉头,黑着个脸,从办公桌还有柜子里拿出医疗用品,问道:“是周文涛他们带人来打你了?”